厨二病也要谈恋爱宫口

当时并没想也不曾想有天自己也会当妈妈,当别人质疑为什么不结婚时,心里一直想的问题是:人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将2个陌生人绑在一起长期生活在一起,是不是件很可怕的事?晚上会不会有人抢我的被子……

厨二病也要谈恋爱宫口

刚开始拥有女儿时幸福而新奇,毕竟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怀孕时还闹了不少笑话,相信不少初婚夫妻也会遇上吧?刚开始怀上宝贝时,并不知道是怀孕了,还以为是感冒了,体温升高老犯困,但并没流鼻涕也不咳嗽也无其他不适感,只是感觉好热,而且温度一直不降。几天了一直没见好转。

于是对先生说,是不是感冒了,感觉最近老是身体发烧社区医生检查了一下说你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可能是怀孕了。

啊!怀孕了?天天上班回家,都没多想什么,现在想想例假好像是推迟五天了……

不是说大龄女青年很难怀孕吗?心里是又喜又怕。因为前面二个月好像一直很安静哦!

夫妻俩很兴奋也有些紧张,毕竟我也是第一次怀孕,之前都没经历过这些。到了医院,站在门诊挂号处四目相对,想了半天不知道挂什么科室好,平时除了体检很少去医院,后来求助导诊台才得以解决,排队挂号,一番询问与检查后,诊断为怀孕了。医生淡淡的问:“这孩子要吗?”

我看着医生赶紧说,这孩子当然要啊。

然后医生又淡淡的问了句吃了叶酸吗?

我很吃惊地问道:“叶酸是什么东西?”

旁边实习医生看我的反应都有点忍俊不禁,我也尴尬极了。

长了三十几年,头回听到叶酸这词,心想完了是不是这孩子不正常了。

慌忙问医生,没吃这孩子正常吗?

医生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我给你开好,你呆会去药房取吧。记得按时吃。

拜别完医生,心神不宁的走到门外找到先生,有些懊恼的告诉他,“我没吃叶酸,医生问我吃了叶酸没?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有什么事?”

哎,人生第一回怀上了个小家伙,还这没做那没做。听她们说三十岁之前没初孕就算高龄产妇。当时心情无法形容。

厨二病也要谈恋爱宫口

下班回家在楼梯口看到先生就委屈的哭起来了,而且越哭越大声。感觉自己好委屈。他很着急问我怎么了?我抬着泪眼问他是不是自己不正常,同事说我不正常了。哭得好伤心。

傻媳妇听罢,抹着泪眼问他是真的吗?他温和的点点头。

因为平时两人工作都比较忙,家里也没老人帮忙做饭什么的,女儿从怀到生基本都在公司吃食堂。老公心疼怕营养跟不上带着下馆子去吃乌鸡炖猪肚,从饭店出门还没过马路又全吐了。说来也奇怪,白天上班一般很少吐,一回家上公车下车就开始吐,难道这孩子心疼妈咪白天上班辛苦?

孕吐的严重,两口子商量了一下决定去看中医,到家熬了一剂中药喝下去,没多久腹痛不止躺在床上翻滚不停。

先生很是着急,生怕有什么事,在床前转来转去说:“要是孩子没了,我一定会去找医生拼命。”

也不知道是不是累了,痛着痛着就睡着了,醒来也没啥事。

可那些还没熬完的中药也不敢吃了。过了痛苦的孕吐期,人也开始长了不少。

整个孕期心情还算好,先生项目总是很忙,经常出差。记得孕期到了四五个月时,先生去北京出差了一个月,我刚好要飞杭州培训一周,因离机场远那时长沙还没地铁和城铁,赶飞机早上六点多就背着电脑包拖着行李箱打车出发了。他下机我赶着登机,两人匆匆在机场见了一面,看我风风火火的样子。他心疼的问我吃早餐没,然后他从口袋里拿了些钱递给我,嘱咐我好好照顾自己,有事电话联系。

上飞机时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在放好随身小行李箱然后放电脑书包时,因为怀孕毕竟没那么方便,书包没放稳直接从行李架上掉下来砸在肚子上,我赶紧摸摸肚子对孩子说“乖乖,妈妈在这里,妈妈带你出差了,要好好呆妈妈肚子里哦,我们一起去看看西湖。”

人瘦还是好,整个培训会期间,大家都没看出我怀孕了,衣服穿的休闲而且肚子也不显怀。培训下课,和大家该聚餐聚餐该玩玩,饭后还和大家步行围着西湖走了一圈,边走边采拍风景,好不开心。玩到晚上好晚才回宾馆,洗个澡和先生报个平安就睡了。第二天又早早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培训。

还好整个孕期孩子都还好,没出什么状况,只是在六个多月估重时医生说孩子偏小,两口子好着急,遵照医嘱吊了营养素,促进胎儿生长。

从医院回来,先生让我先回家说他去下菜场,从未下过厨的他,给我煮了碗鲫鱼汤,里面除了油盐,姜什么啥也没放。而且鲫鱼的鳞也没拔干净,虽然很腥但那也是他的一片心,以前他在婆家可是从来不干家务的。他的手艺只有这样,能做已经很不错了。端起碗喝了口汤,没能忍住又吐了。整个中午啥也没吃,晕乎乎睡了一中午,上午排队检查、打针忙了一上午太累了。一觉醒来抓起个苹果,边啃苹果边去公司上班了。

整个孕期就一个信念支撑自己,把孩子健康的生下来,其他都没那么重要。该上班该做的事情一样不少,孩子也是自己身体一部分不用太在意,开开心心的就好。

可能她的到来就是增加了食欲,边办公时饿了冲杯奶或是取点小点心吃一下。以往也没什么吃零食的习惯。女同志吃点零食一般看来再正常不过了。午休时趴办公桌上睡一觉,就这样平平安安的过完了孕中期。

先生看肚子越来越大,人也有些水肿了,鞋带自己都系不了了,就说还是别上班了,在家呆着好好养胎,等生了再说吧。他有两个同学老婆流产后好像就没再怀了,他有些担心我。

我说感觉身体还能吃的消,只是午睡改回家睡了,肚子大了趴着难受。他给买了辆电动车,让往返家里方便点。

可骑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大太阳的中午,午休下楼发现车子不见了,还以为是没睡醒,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下,车确实不在了。赶紧问了下旁边修理店的小哥,问他看见没?其实现在想想人家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这个小偷怎么这么狠一个孕妇的电动车也偷走了。转念一想是不是先生中午回来骑车办事去了也难说。于是马上就打电话给他,他说没有也没有责怪我,只是问我会不会是中午没骑回家丢公司车棚了。说万一丢了也不要伤心,没事的。赶到公司车棚,找来找去发现车棚里根本没有我的车的影子。

班还是得上,生活还得继续,先生提议再买一辆,被我拒绝了,公司隔住的地方不远,就穿过1条马路2条小路,饭后走走也有利健康,早起几分钟就好了,万一又丢了心疼钱。

一晃到了孕后期整个人又开始了孕吐,只是没前面几个月那么厉害,吃饱了可能一会小孩子一踢就吐了。而且越往后面身体的变化,水肿身型走样,情绪也会随之发生很大的变化。晚上躺着睡不好,借助孕妇枕还是难受,肚子太大了拉扯着腰痛。

孩子的胎动明显多起来,能清楚的感觉到肚子里有小家伙翻身,对着你的肚子拳打脚踢,有时又好像是在敲门一样,轻轻的敲下你的肚皮感觉在试探着什么一样。总之一切是那样的微妙。这时也会很好奇孩子到底长啥样。

四维彩超已不能满足你对孩子长相的好奇,你和孩子的对话她会和你回应一样。当晚上睡觉前用电筒绕着肚子照一圈,轻轻对肚子说“宝贝,我们睡觉啦!”她好像真的会安静下来,没之前那么兴奋了。

如果周遭的环境突然嘈杂起来,她好像也会兴奋一些,胎动也会频繁。

终于熬到快要生产了,隔那么久的阵痛让人总觉得会不会是要生了。可一会又不痛了。其实这是转胎。记得有天早上去上班,走到半路突然感觉腹痛的不行,打电话赶紧叫老公下楼,刚好他在家。他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我说快点叫小区的医生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要生了。我动不了了。他急忙扶我站在墙边,赶紧去不远处的诊所叫医生,医生说他不来,生孩子的事赶紧的上医院。其实平时下班也会去楼下诊所吸氧,胎儿晚期胎儿已长大,总有些感觉喘不过气来,于是每天下班会去那吸下氧,防止胎儿缺氧。容易会好些。门诊医生也会聊天询问胎儿生长周期。

先生没办法,因为那时还没买车,他站在马路边准备拦车送医院,阵痛了一会,感觉好像没事了。我冲他招手说不用叫车了,我去上班了。

先生工作上的不顺心,加之孕晚期的孕妇情绪不稳定,有天晚上我们关着门大吵了一架,一气之下将先生赶出了房门,关起门大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忽然感觉下身好像一热一样。一看吓坏了,出血了。

赶忙开门叫先生,出血了是不是要生了?

先生急忙拿东西准备下楼,当时婆婆正在客厅看电视,先生说他送我检查一下,如果要生了再回来接她。因为小叔子的大儿子当时也在这边。晚上都去医院了没人照顾这个小孩子。

刚吵的不可开交,这会两口子就又有说有笑的下楼了。

晚上一点多,旁边夜宵店里有不少人还在喝酒,我们站在马路边等的士,旁边也有几个大哥宵夜完在等车回家。

过了一会,终于来了个的士,他们一看我们这要生孩子了,主动将车让给了我们。我们急忙道谢上了车。其实还是好人多啊!

的哥是位热心大哥,一听要上医院生孩子笑呵呵的,问腰胀吗、痛吗?边快速开车边说上次地有个益阳的孕妇坐他车,就生在车上了。

到了医院值班医生是个实习医生,一看出血了直接下手从下面去检查。当时痛得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回家后休息了一下,天亮又开始去上班了,只是后面这些天下面一直有流血。不放心又去医院找了平时的教授检查,查看下胎儿的情况。

教授检查看了下问,这是谁给做的检查,还没开宫口就下手去检查啊。

只好将前几天半夜的情况向她汇报了一番。

教授没多说什么,又检查了孩子说放心胎儿一切正常,安心回家养着有情况随时来医院。

回家后上了一周多的班,眼看马上就要到国庆了,心中暗喜要能熬到了国庆,假期又能多一周了。

然而并未如自己所愿,接下来的几天阵痛越来越频繁,由于担心随时会生,只得休假去办理入院手续。

然而那年的孕产妇特别多,床位根本不够只能睡走廊等床位,走廊人来人往的,有些吵不能安睡,很不方便。

又转战到本市的一家妇幼医院,床位也很紧张,刚好一个出院的立马办了入住手续。开始了漫长的待产过程。

心里充满了恐惧,不知道生娃会是怎样一个过程,检查一个接一个的,就是没发动。腹痛一阵接一阵的,医生让爬楼梯助产,那个难受无法形容。在先生的陪同下抱着肚子来回的爬啊爬。又走到楼下花坛处散步,痛的跪在铺满鹅卵石的小径上,痛苦的对先生说,我们不生了回家好吗?我真的受不了,我要把孩子从肚子里拉出来,我不要生了我好害怕。先生说回家了我也不会接生,生在家里怎么办?医生说身体素质好,不给剖。就这样痛苦的折腾了三天,医生检查终于开宫口了,那是怎么痛苦的一个过程,时隔几年记忆犹新。

以为医生说的开宫口了就是快了,结果一个下午才开一指,医生给的回答是初产妇2个小时以后叫我。心里那个凉啊。

然后娘家姐姐一个劲的给喂东西吃,说多吃点呆会才有力气生。病房里围了一大圈娘家的亲人还有婆婆和老公。折腾到晚上终于说让进待产房了。

后面听说中途有两个转院过来的产妇马上要生产了,要加床男同志在里面不方便,让先生出去换个女同志进来陪产。

先生立马出去换了妈妈进来,看着妈妈怕她心疼,所以痛都没吭声。再后来我的助产医生和一个助产士走了,说有特殊情况的病人需马上手术,第二天是国庆有的医生已休假了,在场医生忙不过来。说我这边身体素质和各方面指数都还行,只留下了一个助产士和妈妈在陪我生产。

最后铆足全身力气,大叫一声,也不知谁在那时用剪刀来了一剪刀侧切了,很生生的一剪刀好疼,孩子终于给生下来了,听到孩子那一声响亮的啼哭,我全身瘫软了下来。

厨二病也要谈恋爱宫口

等那边手术完急急忙忙赶过来的医生,这边孩子刚刚生完打包完。当她有点凉的小嘴亲向我时,心里有点莫名的难过,是个女孩子。心疼她以后是不是也要生娃,得多疼啊!

推出去回病房时,感觉房子都在旋转,回到病房看到妈妈脸上有泪流过的痕迹,当时看着女儿这么痛苦,她的心该多疼啊!

半夜十一多点推进产房,生完时已是凌晨二三点了,看到大人孩子都平安,娘家人开始回去了。毕竟他们也辛苦了两三天,也累了。生产当天先生对我说,你还不生,我都扛不住了。

孩子生下来七斤八两,五十多公分高,胖的眼睛只留了条缝。头发乌黑的发亮。先生带孩子去游泳,说旁边围了好多人过来看。

孩子没出生时,先生说想要个女儿,当小家伙被护士抱来放在小摇篮里时,他围着小摇篮转来转去不停的看,不停的拍。因不会抱孩子,他双手捧着女儿到哪都捧着,医生说其他各项指标均正常,就黄疸有点点偏高需要晒脚,他就自己抱着孩子坐在阳台上,将孩子眼睛挡住,将孩子双腿放在阳光下晒。

孕前体重85斤,产前体重138斤,产后104斤。身高165CM。

产后身体恢复及各项指标挺正常的,只是给心理上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二、少吃或不吃路边各种小吃及冷饮等。可适量吃些孕妇可食用的水果。

三、心态平和,放松心态,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适量运动如孕期瑜伽、散步等。

四、孕前夫妻双方没不良嗜好,先生一直不抽烟、喝酒、嚼槟榔。我也不沾这些。

五、孕中晚期,多关心孕妇身体和心理方面的健康,不可过量进补,胎儿长的过大生产时会比较痛苦。

六、生产前医生说可上无痛生产,感觉就是待产时可缓解前期的阵痛,生产时还是痛的一踏糊涂。不知道其他姐妹是如何感受的?

产后一段时间曾打麻药插针的位置容易腰痛,站着炒菜久点或坐着久点,都能感觉那个位置的引发的疼痛。不知道其他宝妈是否有同样的经历。

希望分享此文能给初产妈妈们带来幸福的花朵,同时感恩在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您停下匆匆忙忙的脚步认真的看完了这篇文章,感恩,遇见!

诗曰:义薄云天铁骨铮,

是非曲直调查精;

护忠何惧强权胁,

挫败庸官冤案明。

话说夏力家于第二天上午简单的开了个追悼会,新形势下的新世风安葬了娘亲。夜间夏力应堂兄的邀约来到夏兰家里商议,亦叫来了二堂兄夏喜东及和明侄子,共同着重商量将如何对付盛大通。夏喜东问道:“哥,这件事情你与方维明亲家是否知会过了?”天乐摇头道:“我也曾想过,准备与他通音的,仔细想来不好意思去开这个口,恐怕他俩人有反感,至今还未去他家。”喜东道:“看哩,纸包得住火的么?事到头上不自由,非要与他商量不可的,及时与他家知会了,咱们才好共同着手对付盛大通。”夏力称道:“二哥说的极是,首先得要与他家商议不可,我还未想到这一点。”天乐听得总是感觉为难,犹豫不决。叹道:“唉!这确实是个尴尬事,声张出去对兰儿的声誉有影响,不声张不动作,又咽不下这口气,兰儿白白的被打了;再则更重要的是知会亲家后会不会产生嫌弃?定然会与成英通信,成英知道后,将又会是甚儿结果呢?”喜东听得冷笑道:“哥,就这么罢,第一,咱们议个法子暗地里坏他的六根,使他残废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泄了恨;第二,咱就火烧乌龟肚里焖,就不声张算了,好在世人还全不知这件事。”天乐听了摆着手不赞成。和明也不同意。夏力愤然道:“想熄事这是不可能的,大哥闷得下,我可闷不下,老子饶得了他?”和明道:“大伯,您这一连串的担忧就不必要的了,您想兰妹是清洁的,没有丝毫影响,老伯家也会清楚,成英妹夫是个精明玲珑的人,孰是孰非自会论断,不会责难兰妹,我的想法,第一,您不好出面,就叫蕙妹明儿抽个空去老伯家将老伯接来家里,我们几个下午收工后也过来帮着透明这件事,我把昭文也叫来,共同商量对盛大通将如何处断的办法;第二,昭文是大家的知心兄弟,以他的名义写封挂号信给妹夫,因信里的言语他要好说些;我个人的意见是向大队告状,状头是“破坏军婚”,打蛇要打在七寸致命处,要知道,“破坏军婚”是重罪,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就够他受的了。”经和明这么一说,三位大人皆同意,夸他想的全,说定明晚皆一同过来陪亲家吃晚饭。

第四天夏和明中午来找昭文,因昭文头一天已就去公社上任了,每天早去晚归,工分报酬转入大队结付,这是公社东风兵团规定的,以一等劳力待遇。夏和明为着找到昭文一同到夏兰家吃晚饭、议事,就只得请了个假到公社去找他。来到公社在兵团办公室见到了昭文,因有其他几个人在座不便说出,就叫昭文出来将事情说出。昭文说已知道此事,是在文静家得知的,只碍着在兵团里忙于整理这一批被批斗的“五类份子”的材料,一时间不能商量此事,你来所说的办法甚好,此时离我下班的时间也不多了,你等着,我找钟林告说一声一路回家。说后就去找了钟林。钟林没过问什么就准了他先走。于是二人边走边谈,就一迳来至夏兰家。整个方案都安排妥当,就只等昭文的起诉书和发信的事了。人散后昭文、和明便叫了夏兰姊妹一起又来至文静家。昭文将席间商议的结果与夏兰姊妹说了。姊妹俩都说可以。文静说道:“前天己去过学校与丽萍淑娴告知了,因她俩夜间要批改作业、备课,只直接告上县法院。因区、公社领导班子皆已靠边站了,大队更无权法办人,昭文你今夜就拟好,明天晚上和和明来我家吃饭,看看诉状需不需要修改。”昭文欣然道:“那我今夜一定完成起草任务;不过明天我就不好再请假提前回家了,吃饭时间要晚点。”文静点头笑应道:“这是当然的了,不多说了罢,昭文你早些回家起草去。”各自回家不提。

翌日下午盛昭文下班匆匆回家,将状文和信拿好到文静家。陆文静也叫了彭春兰、苏孟发二人,大家到齐坐定。文静笑言道:“大家就这么着,菜还未做好,咱们就先听听昭文写的诉状和信,待饭后再来认真议议,看有没有修改和补充的。”大家皆说可以。昭文就念了起来。

控告书

原告人:夏天乐,男,系本县江山区玉龙公社谒仙山大队第十生产队人;

被告人:盛大通,男,现年四十岁,系本县江山区玉龙公社谒仙山大队第十八生产队人;

案由:破坏军婚。

案因:被害人是我长女,现年十九岁,本大队医务所“赤脚医生”。告案犯盛大通暴力猥亵现役军人未婚妻,因被害人竭力反抗,乃当场暴击头部,致使当时昏迷,严重伤害了我被害人身心。

昭文读毕乃问道:“大家的意见如何?”文静含笑道:“将信总是一发读了罢。”于是昭文应着将信函念了起来:

成英兄:你好!

一九六七年七月廿九日愚弟:昭文代言代笔

大家听后皆说文言简明扼要,陈事明确,措词恰当,没有修改之处。因昭文没时间,乃交给文静的诉状用毛笔誊写工整。信件就由昭文的上班顺便带去发出。

夏和明领着二老伯乘车来到县人民法院,法院当即受理了此案,于当天开了两辆公安车带上他们回来,到公社叫了人武部周部长一同去谒仙山大队部,又叫了大队民兵连长带至盛大通家,突于其来的缉擒,使盛大通无可逃匿,轻而易举的落入法网。村人见了皆不知他犯的甚儿法,只是当作惊疑。好事不出屋,恶事传千里。人们当着头等新闻,没半天工夫,全谒仙山人都知道了。

盛昭文打自到东风兵团充任秘书后,全忙着整理“地、富、反、坏、右”五类不法份子全公社五十人的批斗大会材料。在这次的大行动中,意外获得了一宗重大案件:该案是由一个五十八岁的漏网富农名叫胡来的人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向兵团交出一封崭新的牛皮纸信封的信件。胡来是现住本大队会仙楼村第五生产队。胡来交信时说道:“此信是早在一九五二年一位乡邮递员给的,因他与我熟,他交给我说捎带给谒仙山村农会主席。村农会主席就是现任的谒仙山大队老支书盛宏德,这封信是从武汉寄来的,我一看封面收信人是“盛宏德叔父大人亲收”,我就知道了寄信人是我大队那个逃亡地主名叫盛耀桃寄给老支书的感谢信,感谢他和堂弟盛宏儒在土改时私放了他出逃,现在此人或在台湾或在香港,所以当时我没交给老支书,就是因为老支书犯了这桩非同小可的罪恶,待到有机会时告发他俩,我就一直隐藏着;现在我才决定交给你们处理。”钟林听后将信拆开来一看,果然如胡来所说的一致。“捡到封皮就是信”,他不加以思考,自个儿及成员们皆喜之不胜,认为这次为无产阶级专政作出了一项重大贡献。信内直行所写的是:

尊敬的宏德、宏儒二位叔父大人:均安!

为侄的出逃成功,全靠两叔得力,真是麻凡你俩了,感谢你俩对我的再生之恩,我出来后先到了汉口,就在汉口写了此信,再准备去台湾或是香港,你俩放我出逃,躲过了土改一难,如果将来再能回家,我一定要感谢你俩的救命之恩。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初十日愚侄:耀桃敬笔

是日晚上,盛昭文、陆文静同一斑姐妹们兴冲冲来至老支书家,先与老支书报了喜,再通知民兵连长派两民兵去看守胡来。除昭文外众姐妹去丽萍、春兰、淑娴舅父家看望其舅父。借此时间,昭文征求老支书、民兵连长的意见,是否再写状文告胡来的诬告罪?老支书摇头道:“我老兄弟的事真谢谢你和文静了,等明天我感谢你俩,至于再告胡来的事,雪地埋牛现在明了,我相信上级会处置的;反正人皆老了,我看算了罢,得饶人处且饶人。”民兵连长亦是同意如此意见。昭文也就顺其意,等至众姑娘过来大家也就告辞了。路上昭文乃将老支书的意见与她们说了,大家一阵赞叹,皆说人老了也仁慈多了。几天后的批斗大会、游行之后,胡来被量罪被移送到县法院,以诬告罪、投机倒把罪、贩买贩卖布、粮票罪等数罪并罚被处十年有期徒刑,恐怕只等老死狱中了。老支书备办了酒宴酬谢了昭文、文静及诸姐妹们。丽萍舅妈却没有备宴,俩人也并不介意。

刘冬花回到房里来,丈夫夏世伟偎坐在床上看小说,见妻子回来笑问道:“陆文静今夜突然来造访是为甚事?”冬花含笑道:“好事哩,她是来关心咱的,真是个好妹子。”说后乃将俩人商谈的事儿说了。世伟听后称赞道:“真是个好官坯子,咱就依着她的做。”是夜无话。

本文来自:落落,不代表聚客号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kehao.com/4819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到xx108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