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班扬·史塔克演员,权力的游戏布兰史塔克结局

权力的游戏班扬·史塔克演员,权力的游戏布兰史塔克结局

还在期待班扬史塔克能有一线生机的粉丝可得失望了!《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导演证实第七季现身的他已命丧尸鬼群中。

权力的游戏班扬·史塔克演员,权力的游戏布兰史塔克结局

班扬史塔克自多季前消失无踪后再度现身《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第七季第六集境外,在危机时刻拯救了被尸鬼群包围的姪子琼恩雪诺。由于镜头未明确指出他是否死亡,也让粉丝不停猜测他是否有可能生还。

不过执导该集的导演阿兰泰勒如今在DVD的注解中,证实班扬史塔克的确在这场灾难中丧生,「他在这里遇见了他的终点。」

结束七季播出的《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现仅剩下2019年即将回归的最终季第八季。「珊莎史塔克」索菲特纳日前分享演员群读完剧本后的心情,让人万分期待全球风靡的该剧会如何划下句点。

权力的游戏班扬·史塔克演员,权力的游戏布兰史塔克结局

《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第八季将于2019年回归HBO。

最终的大决战,不意味着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北京时间4月15日上午9点整,《权力的游戏》最终季正式回归。

“每一集都要死人”的光荣传统依然在延续。本集唯一的一处死亡,是安柏家的少主。其在被夜王杀死后,跟一堆残肢断腿放在一起,摆成了一朵花的形状。但就这一幕略显“血腥”的戏,腾讯版还给剪掉了。

众所周知,马丁老爷子写作极慢。从第六季起,编剧就没了原著支持,剧本中对话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水词”。这个现象在第七季尤甚,特点在于人物对话缺乏信息量和潜文本,也不涉及典故,只沦为了插科打诨。

“我有balls而你没有”这种太监梗,到了最终季还在用,免不了叫人有些失望。

但这也没办法,马丁老爷子不可能亲自下场写剧本,最多透露给编剧一点总的剧情走向。至于具体的细节交织,在没定稿之前,说不定他自己心里也没数。整个剧组的精力,也都放在了终极决战的拍摄之上。

但好也罢,坏也罢,这部陪伴了我们八年的美剧,真的就要结束了。

这部剧之所以好看,并不是因为想象多么奇诡,黄暴镜头多么泛滥,而是在于,马丁的每一个想象,都符合环境对文化的塑造规律。

什么样的根,结出什么样的叶和花。正因为此,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给观众的感觉又无比真实。这也是我们会对剧中人物感到共情,甚至揪心的根本原因所在。

纵观整个人类历史,斗争是永恒的,平静只是相对的。最终的大决战,并不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反倒是新阶段的开始。

权力的游戏班扬·史塔克演员,权力的游戏布兰史塔克结局

如今,九大家族中的两家——提利尔和马泰尔——已经全军覆没,领地也改姓易帜,令人扼腕。

而剩余七大家族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

史塔克家族

第七季中,虽然史塔克家仅剩的族人们都连续开挂,获得了各种超能力,扳回一城。但悲哀的是,这个家族已经找不出合适的继承人了。

布兰成了“三眼乌鸦”。先知身份决定了他会超然世外,不参与历史的进程,也不会在家族纷争中选边站;

班扬·史塔克本身是个配角,在长城外流浪多年,已经成了一个半人半异鬼的存在。即便在终季中再度出现,也不太可能参与家族具体事务的打理,更不可能再有后嗣;

雪诺身世揭晓,事实上是龙家的人了,无法再为狼家效忠。

单论血统,这个家族,只剩下了珊莎·史塔克一个名正言顺的女继承者。但她先后嫁给兰尼斯特和波顿家族,早已不被视为真正的史塔克。而且北境民风传统,崇尚男主外女主内的古老信条,从未有过女子主持大局的历史。

在第七季中,珊莎急不可耐地想要确定自己的威信,为此不惜同雪诺较劲。这并非自私恋权的表现,而是在真正考虑史塔克一族的未来。

决战结束后,无论战果如何,这个家族在内政管理上都必将面临巨大挑战。倘若珊莎在大决战中死亡,于法理上,史塔克这个姓将直接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兰尼斯特家族

新一季的片头中,把狮家的徽章放在了铁王座的顶上,不知是在简单陈述现实,还是有着更深的隐喻。

自泰温死后,狮家就一直处于外强中干的境地。相比狼家和龙家的联盟,狮家战斗力明显弱了一大截。黄金军团和铁舰队的助阵,只是稍微缓和了一下瑟曦的紧张,但改变不了大局。

为此,瑟曦的战略是,放龙家和狼家在前面挡住夜王大军,等到两败俱伤,再趁机窃取胜利果实。

虽然卑鄙,但从家族利益的角度来看,很合理。

需要注意的是,从家族成员的角度来看,狮家已经在事实上完成了风险分摊:倘若瑟曦胜利,则铁王座将由其本人或者詹姆继承;若龙家胜利,小恶魔作为女王之手,也可以顺理成章拿回凯岩城的治理权。

考虑到女巫的第二条预言:你会成为女王,但会被一个更年轻更美丽的女人推翻。瑟曦的掌权希望,十分渺茫。

但只要运气不至于太差,一个不剩全死了,否则兰尼斯特家族大概率将会一直延续下去。

坦格利安家族

基于前面的重重铺垫,观众也都明白:龙家仅剩的两名继承人,雪诺和龙女,必然是本剧最大的主角。

与此同时,龙家还集齐了无垢者,次子团,多斯拉克马帮,瓦里斯和小恶魔,外加两条龙的阵容。阵仗最大。

但按照马丁的过往思路,大阵仗不见得就能一帆风顺。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既然开了挂,那么面对的挑战也最为严峻。对外,龙母要直接硬刚夜王大军和一条冰龙;对内,她和雪诺要直接对铁王座展开争夺。

虽然两人是亲戚,又有着极深的感情。但一个是真龙天女,一个是正统血脉。一国不容二王,总要有一个牺牲或离去。

会是谁呢?

拜拉席恩家族

鹿家后人,除了詹德利之外,全部死亡。

詹德利是私生子,除非国王下令封赏,否则私生子是没有资格继承家族徽章和城堡的。

不过,龙石岛一年四季又潮又冷,没有矿,土地里还全是盐,老百姓都穷得要死。碰到坏年景,还得靠走私洋葱度日。一个昔日的王族大姓,落得这么个结果,不免显得有些悲凉。

但比起那些直接消失的家族,鹿家即便沦落成一个协助君临打理外岛的小势力,也算得上是一个温柔的结局了。

艾林家族

和平时期就更简单了。不求大富大贵,只要兢兢业业纳贡,为铁王座做好服务即可。

按道理,这样的家族只要不出什么大岔子,传承个几十上百代问题不大。但马丁告诉我们:在那个时代的家族男主,可以没有什么事业,但找老婆最好擦亮眼睛。

当然,兜兜转转一番后,谷地军队的指挥权又落到了姗莎手上。但这只是暂时的,战后得还回去。考虑到小劳勃·艾林的状态,战后的谷地大概率将由各怀鬼胎的封臣们共同议政。

古今中外的历史告诉我们,皇帝年幼上位,大臣摄政,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小劳勃面临的,其实是和珊莎一样的境地,并且更为严峻。以他的能力,大概率没办法应对。

艾林一族的命运,也岌岌可危。

徒利家族

鱼家地理位置极好,处于维斯特洛大陆的正中央,又卡在南北要道上。即使不通商、不耕作,每年收几笔过路费,也足够养活领地上的臣民们。

但凡事都有两面。自古以来,战略要道都必然遭人觊觎,何况收过路费这种生意又很容易得罪人。为此鱼家老人采取的战略,主要是嫁女儿,搞联姻,合纵连横,扫除外患,以保障自家的傻儿子们能够顺利继承家业。

得益于这古老的理念,霍斯特·徒利就成了整部剧中少数得以善终的老头之一。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竞争,就是比谁能“苟”,谁“苟”到最后谁就赢了。凯岩城不属于正面战场,不用直接和夜王接团。战后,艾德慕大概率还能重返领地执政,继续收过路费,真是美滋滋。

葛雷乔伊家族

铁群岛气候恶劣,寸草不生,同太阳家一样,乌贼家也发展出了其独特的文化。口号是“决不事生产”,言外之意就是以抢劫为生。

但这种日子过不了多久了。新的铁王座候选人,每一个都对抢劫行径深恶痛绝,包括瑟曦。战后想必会严厉打击类似犯罪。解决方案大概率是会在内陆划一块地盘(很可能就是玫瑰家的地盘),供其居住。

在无意之间,乌贼家也像狮家一样分裂成了两队,完成了风险分摊。只要点不太背,阿莎、席恩、攸伦,三人最后应该总能活一个。

不过,如果活下来的是席恩,对于该家族在遗传学上的延续而言,也没什么意义。毕竟早就失去了生殖能力。

本文来自:听我说,不代表聚客号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kehao.com/4809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到xx108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