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老总是谁-,拼多多老总是谁

拼多多老总是谁-,拼多多老总是谁

?懂财帝原创 作者|懂财君 唐潮

巨头们的封杀与围剿没能阻挡拼多多上行的步伐。

截至美东时间7月10日,拼多多市值达到1046亿美元(约合7324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拼多多市值屡创新高,但其创始人黄峥却更加低调。

7月1日,拼多多宣布组织架构升级—公司创始人黄峥卸任公司CEO,由原CTO陈磊接任CEO,黄峥将继续担任董事长,专注于公司中长期战略。

与此同时,SEC披露的文件显示,今年4月至7月,黄峥在拼多多的持股比例从43.3%降至29.4%,投票权也从88.4%降低至80.7%,按照最新股价计算,其持股市值下降了约142.89亿美元。

但这并不意味着黄峥就此隐退。

相反,对于他和拼多多来说,真正的挑战或许才刚刚开始。

拼多多老总是谁-,拼多多老总是谁

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微信总用户数量已超过12亿。其中在C端,从2014年1月微信推出微信红包后,腾讯支付业务的市场份额占比迅速从2015Q1的11.43%升至2019Q4的38.90%;而在B端,微信支付连接了超过5000万个商家与个体户。

对应之下,拼多多月活(仅包括访问拼多多App的独立用户数)也从2018Q4的2.71亿猛增至2020Q1的4.87亿。而同样吃微信流量红利的京东,其月活在2018Q4为3.053亿,但其2020Q1财报却并未披露MAU数据,仅粗略表示京东移动端日均活跃用户数较去年同期增长46%。

为何拼多多会成为微信流量运营中的赢家?

这一方面源于拼多多正确的货找人战略。微信的流量分布形态主要呈海量且分散的状态,虽然京东、唯品会和蘑菇街都在微信上获得了的巨量引流,但是最终指向的还是其本身的电商 APP——即社交流量的中心化,这二者是相互矛盾的。

拼多多形成独立app完成用户沉淀之后,延续货找人的逻辑,根据特殊人群需求,迅速抢占市场。

另一方面则源于拼多多的社交裂变流量效应。其最初是通过“砍一刀”为核心触发社交裂变,随后还增加了秒杀、清仓、补贴以及游戏等玩法。在这样的模式下,拼多多早期的获客成本远远低于阿里、京东。

拼多多老总是谁-,拼多多老总是谁

反击战

2018年7月26,年仅3岁的拼多多在纳斯达克敲响了上市的钟声。与此同时,拼多多正式发力“新品牌计划”与“补贴大战”,开始向一二线城市进军。

财报显示,拼多多2018年GMV为4716亿元,同比大增233.99%;年度活跃用户数超越京东达到4.19亿,同比增长70.96%。巨头们再也不能忽视拼多多与下沉市场的存在。

“走,到五环外去,到田间地头去。”事实上,淘宝为了阻击拼多多,早在2018年2月就上线了拼团功能;3月,淘宝特价版App推出,开打价格战;11月,淘宝旗下天天特价升级为天天特卖。

2019年初,沉寂多时的聚划算重出江湖。3月,聚划算与“天天特卖”和“淘抢购”合并,后更名为大聚划算事业部,正式成为阿里布局下沉市场的排头兵。

同时期,刚接手京东的徐雷选择与腾讯续约,决定利用微信流量杀出一条新路。9月,京东拼购改名为“京喜”,开始独立作战。此外在线下,京东以12.7亿收购了五星电商,发布了“千县万镇24小时”计划,意图打造双线下沉格局。

更为严重的是,在腾讯内部也掀起了一场针对是否封杀拼多多的大讨论。最终,微信出台新规:禁止诱导或误导下载、跳转类内容,禁止好友助力、加速、砍价、任务收集等违规活动,禁止违规拼团等修改点。

一场“挤压”、“点杀”拼多多的战役就此开始。

“要怀有平常心,选择做正确的事,并想办法把事情做正确。”在黄峥看来,只要牢牢地抓住消费者导向,拼多多就无惧“封杀”。

2019年6月18日,拼多多宣布启动“百亿补贴”大促。数据显示,仅三个月,拼多多“百亿补贴”入口的日活用户就突破1亿大关。

此外,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618拼多多二线及以上城市用户占比超过41%;而根据极光大数据报告,2018年Q1以来拼多多的新增用户来自一线、新一线和二线城市的比例正在逐步提升。从用户结构上看,拼多多已顺利杀入了“五环内”。

拼多多老总是谁-,拼多多老总是谁

新的变量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前的12个月,阿里系电商平台年度活跃买家数量为7.26亿,单季度仅增长1500万。而同时期,拼多多的年度活跃买家数达到6.28亿,单季度大增4290万,与阿里仅相差不到一个亿。

市场质疑,拼多多用户规模的继续增长,未来的拼多多或许也将会遭遇类似于淘宝一样的用户增长困境。

用传统搜索电商对标「货找人」的新电商,很容易陷入误区。拼多多的目标为中国10亿级用户,其用户增长速度更快,未来超越对手,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拼多多GMV和营收或接力用户增长。2019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拼多多实现营收301.4亿元,同比增长129.74%。从营收增速来看,拼多多2019Q4的单季度营收增速达90.89%。

拼多多用户基数庞大,随着拼多多进入一二线城市,和品类的扩张,其单个用户产生的收入有望大幅增长。

而从已披露的GMV数据来看,拼多多GMV规模已从2017年的1412亿元暴增至2019年的10066亿元。因为规模变得庞大,其其单季度GMV增速下滑,但依旧保持翻倍增长态势,远超竞争对手。

最后从销售费用来看,由于拼多多在2019年宣布进行“百亿补贴”大促活动,因此其2019年销售费用达到了271.7亿元,同比大增102.16%。

拼多多拥有良好的现金流。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手上所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仍高达410.6亿元。

从净利润来看,2019年尽管拼多多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净亏损大幅收窄。未来随时盈利。

拼多多老总是谁-,拼多多老总是谁

当电商平台用户规模跨越过高速增长期时,资本市场会迅速改变对企业的估值期待与估值模型。

而对于华尔街的投资者来说,他们下一阶段更想看到的是GMV、营收或者净利润的增长或者新引擎的爆发。

因此,对于目前的拼多多来说,高增长的用户,未来伴随而来的是,高速的GMV、营收、利润增长。

拼多多老总是谁-,拼多多老总是谁

无限战争

拼多多的终极形态是什么?继续贴地飞行?还是其他新形态?

首先可以排除的是“天猫化”。对此,黄峥很早就表过态,“如果我们做了天猫模式,可能还没来得及打假就死了。”所以,目前拼多多的品牌化战略只不过是为了丰富平台SKU以及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而已。

“拼多多的最终模式是使得上游能做批量定制化生产。”在黄峥的想法中,C2M(由用户驱动生产的反向生产模式)或许才是拼多多的最终形态。

这是因为该模式会尽可能的减少生产端与消费端两边的信息不对称,同时也能提高用户购买商品的性价比,满足消费者的特定化需求。

其实,阿里、京东也在大力布局C2M,这一模式已成为了新的电商风口。3月26日阿里巴巴推出了淘宝特价版APP的同时,也公布了“超级工厂计划”和“百亿产区计划”“双百目标”。这三者将一起构成淘宝“C2M战略三大支柱”。

4月20日,京东旗下的“京喜”高调宣布将面向下沉市场、采取C2M模式推出产业带厂直优品计划。根据京东方面的宣传,京喜将聚焦中国1000个产业带和源产地的100万家优质工厂型及农场型商家,赋能10万个工厂型商家具备C2M能力。

除此之外,电商直播也正成为了三大电商平台的争夺点。公开资料显示,今年年初,京喜上线了自己的直播业务,并为其打上了C2M的标签。就在同时,拼多多旗下的“多多直播”也正式上线,大部分缴纳店铺保证金的商户都有开播权限。

从本质上来看,阿里的电商直播平台主要为中心化流量分发模式,即平台流量大多集中于薇娅、李佳琪等头部带货主播,更多的腰部、尾部带货主播所获得流量极少。尽管淘宝在年初发布了扶持计划,但仍然难以弥补“流量鸿沟”的存在。

反观拼多多,其直播平台主要为“去中心化”流量分发模式,主要由平台卖家自行直播,并且未设置打赏功能,这意味着“多多直播”在功能上将更专注于带货。这一属性也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个人特质完全吻合。

相较之下,电商直播这一局,拼多多的未来潜力或许会更大。

- END -

本文来自:默默,不代表聚客号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kehao.com/4702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到xx108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