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社交账,无论批量租售社交账号的个人,还是搭建交易平台的网站,都已涉嫌违法犯罪

买卖社交账,无论批量租售社交账号的个人,还是搭建交易平台的网站,都已涉嫌违法犯罪

贪图小利出售个人社交账号,小心被套路!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有网站大量出售、转租、回收微信、QQ等个人社交账号,且按照账号等级、是否实名、活跃程度“明码标价”,甚至可以大量“批发”。一些不法分子购入这些“二手账号”后,常实施散播不良信息、恶意刷单等行为,甚至开展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等犯罪活动。

买卖社交账,无论批量租售社交账号的个人,还是搭建交易平台的网站,都已涉嫌违法犯罪

相关网站上,不同类型的微信账号被明码标价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提醒,贩卖个人社交账号可能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以下简称“帮信罪”)等。专家同时呼吁,平台持续夯实实名注册制度,加强动态审核流程,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加以防控。同时,立法层面也需进一步完善细节,从源头约束个人社交账号的交易行为。

调查:“有量有价”“100个以上5折起”

近日,记者以“批发QQ号”等作为关键词,检索国内多家主流搜索引擎,发现网络上有不少社交账号交易网站。记者通过某网站上的联系方式添加了“客服”小志(化名),对方表示账号按照等级、是否实名等标准“明码标价”。

据小志介绍,未实名的账号被称为“空白号”,等级最低的“空白号”18元一个,已经被使用过的“二手号”则相对便宜。而无论哪种账号,都可以批量购买,“有量有价,量大适当优惠”“100个以上5折起”。

买卖社交账,无论批量租售社交账号的个人,还是搭建交易平台的网站,都已涉嫌违法犯罪

每个人都可以免费注册社交账号,为什么还要批量购买?对于不法分子来说,一个重要动因在于,自己实名注册的“大号”不方便干的事,可以用“小号”“偷偷干”。记者通过上述“客服”,花12元购买了一个“二手号”,登录后发现该账号就曾发布过不少色情信息。

“这些‘小号’通常会被用于发布虚假广告、招嫖广告或其他不良信息,甚至被用于实施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等犯罪活动。”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朋礼松表示,贩卖社交账号看似是“小事”,实则潜藏各种风险。

广州警方不久前公布了6宗虚假投资理财诈骗案件,受害人合计被骗超1113万元。这6起案件中,受害人均是在网络平台上添加了陌生网友的微信或QQ账号,被对方指引下载虚假平台进行“网络投资”,最终上当受骗。警方调查发现,这些实施诈骗的社交账号有的来自上游“恶意注册”和“养号”,有的则是“号商”通过各种渠道批量收购而来的。

难点:交易场所和主体隐蔽致追责不易

打击贩卖社交账号行为,相关部门一直在行动:2020年起,工信部、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依法清理政治涉诈电话卡、物联网卡以及关联互联网账号的“断卡行动”;去年,公安部在“净网2021”专项行动中,打掉相关非法交易网络平台80余个,收缴用于批量注册账号的“猫池”等设备1万余台。

即便如此,买卖社交账号的“地下生意”仍未被完全根除。

一方面,黑灰产从业者手中仍有大量“存量卡”。“‘断卡行动’发起两年来,非法新开卡数量明显降低,但仍有不少存量卡流入地下市场,其中有些被用于批量注册社交账号。”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另一方面,网络买卖社交账号的行为隐蔽性极强,监管难度较大。如在小志此前与记者“交易”过程中,其为了逃避监管,沟通、收款、发货等流程分别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上完成,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调查难度。

买卖社交账,无论批量租售社交账号的个人,还是搭建交易平台的网站,都已涉嫌违法犯罪

法律层面也亟须完善。“目前针对个人社交账号的买卖、租借、转让等行为,还没专门的法律法规进行约束。”朋礼松说。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介绍,去年新修订的《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已严禁非法交易买卖公众账号,但针对个人社交账号的交易与转让行为,尚无相关明确规定。

此外,虽然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从事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应当申请办理互联网信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即ICP备案和许可。但记者调查发现,提供社交账号交易服务的网站大多没有备案,且服务器架设在境外,要找到背后责任主体亦存在不小难度。

“另外,针对未取得ICP许可证的网站,能否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进行查处,目前还存在争议。”朋礼松介绍。

对策:加强动态审核、立法约束交易行为

需要明确的是,无论批量租售社交账号的个人,还是搭建交易平台的网站,都已涉嫌违法犯罪。

“对个人而言,如果租售转卖他人的社交账号,则出售者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朱巍指出,网络安全法早已明确网络实名制,个人将社交账号转卖或出租的行为相当于将自身身份证有偿交给他人使用,不但违法违规且风险很大。

“天上不会掉馅饼。”朋礼松提醒,社交账号包含身份证号、支付信息等大量公民隐私,个人随意将社交账号出售或转让给他人,不仅极易损害自身财产安全,也可能沦为不法分子的“帮凶”。

而对于出售社交账号的网站而言,如果在被监管部门责令整改后,仍继续从事相关违法行为,还可能涉嫌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情节严重的则可能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

朋礼松提醒,如果账号出售者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活动,可能涉嫌帮信罪;若买卖双方存在共谋,则出售者可能涉嫌上游犯罪的共同犯罪。

记者注意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有近13万人因帮信罪被起诉,成为刑事犯罪起诉人数排名第三的罪名。

“买卖社交账号已俨然成为一个产业,需多方联动、协同共治才能管好。”朱巍认为,社交平台需从严规定账号注册的条件和程序,持续夯实实名注册制度,并通过加强动态审核以及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加以防范。同时,立法层面也需进一步完善细节,从源头约束个人社交账号的交易行为。

【记者】孟健

【作者】 孟健

南方法治

本文来自:jjkk123,不代表聚客号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kehao.com/2946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到xx108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