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梯电价收费标准(拉闸限电不用怕阶梯方式算电价)

中新经纬8月20日电 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2022夏季峰会20日举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主席白重恩认为,解决拉闸限电问题,最好就是用电价来调节,但是希望电价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排放的成本。

清华大学白重恩谈拉闸限电:最好用电价来调节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主席白重恩 主办方供图

会上,白重恩指出,碳中和赛道长,电力市场是统一的市场,长期来说,有一个可预期的制度框架,就特别地重要。但是这个制度框架不是很完善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什么问题?

白重恩介绍,最近因为气温特别高,空调用电又多,工业生产的用电又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在电力供给紧张的时候,怎么配置电力使用就变成了很大的问题。

2021年的拉闸限电对很多的企业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是因为我们的配置是基本行政手段的,基层政府要想非常有目的性说哪些企业停电成本低就少用电,停电成本高的就多用电,这样对政府要求实在太高了,要对各种各样生产的程序都有非常深入的了解,很难做到。但是如果有价格机制就可以比较好配置短缺的电力,有些企业停电一次生产线完全毁掉,对他们来说成本非常高,也有一些不那么极端的,停电一次重新开启需要3天的调试时间才能让产品的质量稳定,对他们来说停电成本也非常高。

“如果用价格机制,那些停电成本高的企业宁愿付高价也要保证供电稳定,需求可以得到满足,而停电成本比较低的企业,当电价上涨可以少用电,把电腾出来让需求比较迫切的企业来用,电价合理的调节就非常地重要。”

白重恩还介绍,电力这么紧张,那就希望用清洁的电力,比如说风电、光电等等,我们清洁能源投资能力很强,但也遇到一些生态的约束,有些地方适合于做风电,但是生态规定说不能做,但总体来说约束是消纳能力。

还有碳关税,欧盟已经在讨论征收碳关税,尽管措施有变化,最终实施时间也还没有最终确定,但是几乎可以肯定最终要实施,对中国出口欧盟的企业可能就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在白重恩看来,这些问题中,拉闸限电如果用价格机制分配电力,效率会更高一点;另一种办法就是现在扩大电力的生产,扩大电力生产新的能源消纳能力还不够,就扩大煤电的生产,但煤电的生产建设周期很长,而且要提前退役成本就会很高,等等问题,最好的就是用电价来调节,但是电价调节就希望电价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排放的成本

同时,新能源使用效率低,来自于消纳能力现在还不够,消纳能力为什么还不够呢?一方面电网需要改造,需要建设配套的网,因为新能源发电的地方跟传统的发电的地方不一样,本来电网是服务煤电的,现在有新能源在另外地区,所以新建电网有成本。要建设储能和调峰能力,新能源不稳定,所以要变成稳定的电源,要储能、调峰,这个成本谁来承担。电网在多个发电源之间切换的时候需要有高度的安全性、智能性、稳定性,这也对电网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需要的投资是非常多的。

但是这些成本谁来承担?白重恩认为,“如果电力的价格中不反映这些投资的成本,那电网是没有积极性投资的。你可以押着他投,但是长期不可持续,所以我们希望配套的网络的建设,改善电网的智能性、坚强性的成本在电价中得到体现。”

白重恩强调,拉闸限电的问题、新能源消纳能力不够的问题、应对碳关税的问题,都要求我们建立一个比较完整的碳定价的体系,在这个完整的碳定价体系,电力价格和碳的价格一定要有联动,否则就不能解决面临的很多问题。“当然,这里面电价是特别重要,因为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中很大一部分(40%左右)是来自于发电,如果把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么减排要实现碳中和是非常困难的。”白重恩说。

不过,白重恩称,电价要反映排放的成本,就应该和碳定价统筹选择,但是改革电价的阻力是非常大,原因就是当电价改革以后,如果电价反映了排放的成本,电价就要涨上去,消费者显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改变,生产者也担心是不是失去了全球竞争力。

有什么办法解决呢?白重恩集中讲到了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白重恩建议,想象把排放权方式做改变,不是把排放权给发电企业,而是把排放权给用户,包括消费者、用电生产者。给了用户以后,发电企业发电要排放,就需要排放权才能排放,怎么办呢?从市场上收购这些排放权。如果市场运行很有效,那么就会定出一个价格,然后发电企业排放权的需求可以通过收购来获得。那么发电企业会不会很不高兴呢?当然是,现在免费给的,但是后面通过收购有成本。但是如果允许电价随之调整,收购排放权的成本就可以有电价的调整来对冲,所以对发电企业并不会产生特别大的负面冲击。

对用电企业,当排放权价格上去了,电价随之上涨。但是另一方面,它免费获得了排放权,排放权价格上涨了,出售排放权的收益就上涨,这两个可以设计好的话是可以很好对冲。

白重恩说,所以,用户企业成本上去了,由排放权交易价格来对冲;发电企业成本上去了,购买排放权成本上去了,由电价上涨来对冲,“大家都得到了对冲,如果我们做这样的改变,对大家的影响不会太大。”(中新经纬APP)

本文来自:小哲说事,不代表聚客号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kehao.com/13357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到xx108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