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篇压全唐谁提出来的(孤篇压全唐是指什么的诗篇)

《春江花月夜》赏析并“孤篇压全唐”质疑(南郭居士郭军)

《春江花月夜》赏析并“孤篇压全唐”质疑

●南郭居士


有一首诗给人无限遐思,无限美感,自《诗经》之后的一千几百年中,没人把一轮江月写得如此凄美多情。这就是被闻一多先生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宫体诗的自赎》)的《春江花月夜》,这其后的一千多年,又使无数读者为之倾倒。张若虚一生仅留下两首诗,却因这一首诗而“孤篇横绝,竟为大家”。

现在我们先欣赏一下这首千古名篇!

春江花月夜

【唐】张若虚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此诗出自《全唐诗》,属七言古诗,沿用陈隋乐府旧题,全诗融诗情、画意、哲理为一体,意境空明,想象奇特,语言自然隽永,韵律宛转悠扬,洗净了六朝宫体的浓脂腻粉,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

《春江花月夜》赏析并“孤篇压全唐”质疑(南郭居士郭军)

全诗共三十六句,每四句一换韵,共分为九组,每四句一小组,一组三韵,另一组必定转用另一韵,似九首绝句。平声八庚韵起首,中间为仄声十七霰韵、平声十一真韵、仄声四纸韵、平声十一尤韵、十灰韵、十二文韵、六麻韵,最后以仄声七遇韵结束,错落穿插,声调整齐而不呆板。

初唐正是乐府诗和七言古诗交织的时期,格律诗已经萌芽,我们从中已经能看到这三者的影子,不然就让笔者分析一下其平仄,来说明作者也开始有意无意间应用了律诗的规则。

本诗平仄: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平平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平平中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中仄仄。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中平平仄平。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仄平平平仄平。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平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通过以上标注,我们看到全诗每一句都是平仄相间,而且几乎都能在七绝的四句基本格式中找到,更没有一处出现四连平或四连仄的,这说明《春江花月夜》较成功地运用了经过齐梁到唐初百年酝酿接近完成的新诗格律,还首次探索了七言诗中以小组转韵结合长篇的技巧,三者糅合如此完美,给后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而笔者惊奇的发现,第六和第七韵组竟然是两首七言绝句!

《春江花月夜》赏析并“孤篇压全唐”质疑(南郭居士郭军)

第六组平起首句押韵格式七绝,押“十灰”韵: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第七组平起首句押韵格式七绝,押“十二文”韵: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这应该不是巧合,因为此时格律诗已经初具雏形,张若虚应该是在本诗中做了格律诗插入式的尝试,或者是九首绝古的组合,这也给后来诗人长古的写法了一个极好的实例。关于第六首的“卷”字,这里稍作说明。对于“三仄尾”是否合律,仍在争论之中,目前尚无定论。但我们读唐诗,唐人是并不绝对避“三仄尾”的,即使到了清代,虽对格律诗格律要求严格,但也认为“平平仄仄仄”只属于拗句,可救可不救。初唐早期的拗句是较多的,中唐以后才慢慢减少。因此本文将第六首也归于绝句。

另外,关于第六组这个“卷”字,这里稍作说明。对于“三仄尾”是否合律,仍在争论中,目前尚无定论。但我们读唐诗,唐人是并不绝对避“三仄尾”的,即使到清代,虽对律诗格律要求严,但认为“平平仄仄仄”只是拗律句。因此本文将第六首也归于绝句。

对本诗白话翻译的版本也很多,虽然都是用自己的视觉和理解,但表达意思大体相同,为节省篇幅,我也就不再重复翻译了。

《春江花月夜》赏析并“孤篇压全唐”质疑(南郭居士郭军)

这里简要介绍一下张若虚。张若虚(约660—约720),唐代诗人。扬州(今属江苏)人。曾任兖州兵曹。生卒年、字号均不详。事迹略见于《旧唐书·贺知章传》。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并称“吴中四士”。

张若虚只有两篇诗作流传下来,一为《代答闺梦还》,另一篇就是《春江花月夜》。其实只有一首诗流传下来的诗人也是不少的。比如唐代诗人金昌绪,只有一首《春怨》流传下来。“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南宋林升,传世的只有《题临安邸》和《长相思》。而清朝诗人袁枚,做诗四千余首,但只留一首词《满江红》。唐人张继虽有《张祠部诗集》,但只有《枫桥夜泊》一首著名。

《春江花月夜》赏析并“孤篇压全唐”质疑(南郭居士郭军)

虽然《春江花月夜》堪称千古绝唱,但是后来有人对其冠以“孤篇压全唐”之誉,笔者倒是有些质疑。这事其实在我年轻时就有点纳闷,当时读到《春江花月夜》时感到语言和意境是那么优美,但偶然发现重字却非常多,而且没有见过这么多重字的诗,虽然心里犯嘀咕,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这里既然是赏析,我就得严格一回了,于是认认真真做了一次统计,结果的确吓了一跳。

全诗竟然有40个单个重字,分别是:“海潮春江月明里流上不无空何见初照人生年似水白一处相楼中去长飞夜花可怜还家潭落斜知”。除去12个叠字,全诗共252字,竟有137处重字,超过全诗的一半,这必然会造成拖拉之感,其中“江”就有12个,而“月”更有14个,其它有几个重字的就更多了。也许有人会说,本诗在句式上大量使用排比、对偶和流水对,几个主题词春、江、花、月、夜、人错落重叠,伸缩变化,因此才产生这么多重字。但如果说14个“月”是为了突出主题,那么其他39个重复的字就未免难自圆其说了。长诗有重字固然很正常,但如果太多就违背了诗语言精炼的特点,其实本诗的确在人的感觉中还是略显拖沓的,至少在笔者看来是这样,以至于如果不是其意境特别美,也只是想粗略地看看。也许有人会说,曹雪芹的《葬花吟》重13花,《秋窗风雨夕》重15秋,《桃花行》多处有桃花,怎么讲?当然曹雪芹《红楼梦》是四大名著之一,而他的这些诗却并没有被冠以“压全清”,而且比起《春江花月夜来》来,其他非关键重字的比例还是极低的。

《春江花月夜》赏析并“孤篇压全唐”质疑(南郭居士郭军)

本来诗词赏析中寻找问题是很正常的事,但大家都说好的东西,就像“皇帝的新衣”没穿在自己身上时,谁也不愿去担这个考承,反而会被人斥责为“浅薄”和“无知”。但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我必须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虽然白居易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观点也有点绝对,然而这首诗除了堆砌辞藻,这么多排列押韵的句子表达的亦多是空虚和无意义的东西。这其实正是宫体诗的弱点和软肋,就是追求辞藻华丽,自然难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大气。

仅此便说明《春江花月夜》“孤篇压全唐”难以成立论证当然是不充分的,这只是质疑的部分内容。接下来我们不妨再换一种思维方式,如果说《春江花月夜》能“孤篇压全唐”,那么试问,李白、杜甫及白居易等等哪一个长古不能“孤篇压全唐”呢?比如《将近酒》、《梦游天姥吟留别》、《把酒问月》、《丽人行》、《兵车行》、《琵琶行》、《长恨歌》等等等等无数唐诗哪一首压不住《春江花月夜》呢?本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何况煌煌大唐,诗的朝代,《春江花月夜》也只能算是其中著名诗篇之一。其实闻一多在《宫体诗的自赎》里说的意思应该是,《春江花月夜》是最好的宫体诗。而宫体诗说白了,也算是诗里最差的一类了,其特点就是描写宫廷生活,追求华丽词藻,浮靡而轻艳。

《春江花月夜》赏析并“孤篇压全唐”质疑(南郭居士郭军)

闻一多先生虽然给此诗以极高的评价:“在这种诗面前,一切的赞叹是饶舌,几乎是亵渎。”但他擅长的毕竟是现代诗,他对古代文学的研究主要是从唐代上溯这一方向,也许当时年轻的闻一多还没顾上专门研究唐及之后朝代的许多诗体,尽管他在创建格律体新诗上有很大贡献,但对唐中后期及其后朝代的诗词涉猎很少,如果其生命能延续一倍,也许又会对其他诗体发出同样的感慨,可惜他中年被特务暗杀。而清末王闿运也只说过“孤篇横绝,竟为大家”,“孤篇压全唐“之说并没有实际的出处,也不成立。估计应是现代有人把闻一多和王闿运的评述糅合了一下,创造发明出了所谓的“孤篇压全唐”来。

但不管怎么说,《春江花月夜》既富于南方民歌的色彩与风调,又运用富有生活气息的清丽之笔,描绘了一幅幽美邈远、奇幻迷离的春江月夜图,通过对人生,时间,世界的思索与感悟,超越了个体意义上离愁别恨的情感抒发,在诗的意蕴、思想和艺术上为我们打开了另一个广阔世界的窗口。

作者简介:

  南郭居士,本名郭军,67年生人,陇南市武都工作,籍贯甘肃徽县。有近千篇文学作品在各类报刊书籍及网络平台发表。著有《南郭词文》,并获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诗歌提名奖。合编有《雪藻兰襟精华诗词》、《清韵十二家》、《临屏精华诗词赏析》等诗词选集。获“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现代诗入围奖。作品入编第四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被全国诗词家神州行组委会授予“新中国成立70周年优秀诗词家”及“新时代诗书人家”称号。

  系中国诗歌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甘肃省作家协会、《诗刊》子曰诗社会员,陇南市诗词学会副秘书长,中华文化旅游诗词学会常务理事,《成州文学》顾问,雪藻兰襟诗词终审主编。原精品文化论坛总编,原《中国诗歌报》诗词创研中心副主编。

(温馨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欲拍砖者,务请注意文明用语,不要断章取义,做到以理服人,才不失一个文化人内在的涵养与外在的形象。)

《春江花月夜》赏析并“孤篇压全唐”质疑(南郭居士郭军)

本文来自:小哲说事,不代表聚客号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kehao.com/13294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到xx108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