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蔡小乐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蔡小乐,青年诗人、译者,兼事文学批评与街头摄影。先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德语系、图宾根大学德语文学系。专著《杜伊诺哀歌笺注》(“经典与解释”一种,2021年3月),译著《卡夫卡短篇小说选》(即将出版)。另有翻译毕希纳、特拉克尔、策兰等人作品多篇。作品散见《北京文学》《幸存者诗刊》等,曾获第四届北京诗歌节银质向日葵奖。

罗伯斯庇尔

Er hatte die Wohllust des Schmerzens und ich habe die Qual des Henkers.

——Robespierre

他有疼痛的快感,而我有刽子手的苦难。

——罗伯斯庇尔(摘自毕希纳《丹东之死》)

如果这个夜晚是最后的夜晚,如果雨落了下来,

如果没有一个死人清白无辜,

上帝的任务就是制造苦难。

罗伯斯庇尔心中暗忖,沿着楼梯走上阳台,

像一只鱼被满天引诱的星光钓出水面。

他听到城里饮酒作乐,那是古老的庄稼人

向德米忒尔献贡的狂欢,他们勤勤恳恳

种下的是勇气,长出的是头颅,

只要一个秋天,粮食就会挂满街头的灯柱,

死神会手握镰刀,在黄昏里沿路收割。

夜风吹拂,如死者酣眠的鼻息,

罗伯斯庇尔从沉思中惊醒,

他感到星光中死人的力量。

若是星座支配着历史,就是死人支配活人,

这满天的星星就只是冥河上漂流的灯盏

倒映在我们头顶。

而上帝就是比我们更早死去的人,

我倒想看看他的真面目!罗伯斯庇尔在心中呐喊。

你若纯洁,我便比你更纯洁。

等我死去,没有人在冥河岸边

为我点上思念的灯盏,我将不会变成星光,

而是一道撕开夜空的裂痕。

贾科梅蒂的下午

——赠赵诺尔

1

像一把收拢的伞,站在雨里

雨滴也落上他的铜像。此时天空

浸泡在雨水中,显得萎靡,

像头顶上悬而未决的腐烂水果

拼盘——如果这是世界的另一个名字。

2

其实,全部的乌云都不过是

从沸腾的梦境中飞出去的泡沫。

手只负责构造假象

好让我们对时间信以为真,它沿着

自己的皱纹,一直向衰老的一侧倾斜。

3

逐渐松散的身体是一台年久失修的绞刑架

手伸向黑夜——熟练地绕过真理

藏身的地方。沟壑只是

模仿时间的裂隙,那里曾经

产生过无数个宇宙,满嘴谎言,

而剩下的就是他所看到的。

4

肺叶也是一对翅膀,向内折叠——

他伸手,为自己勾勒出“虚无”,

这是工作室该有的下午。

天使们正蜷着腿,落满了工作室的椅子。

达利的撑杆跳

转几道手,他的梦逐年脱水,

还在滴着。是刚从海底钓上来的

进口货,刚穿过人类的

不二法门,就看破了死和生。

也看破了一张伪善的画布,

事实上,它从没想过,跟他合作

哪怕一幅作品。一切都是它的,

是它还有他们的。而他

站在一幅画的入口,西装笔挺,

像一杆枪。眼中长满了

细草般的血丝,一身草腥味

令人厌倦。他拿着开裂的

撑杆,在美术馆走廊里

向前一跃,撑开的画面就会

像雨伞般收起。或者退到

更安全的地方。好让一位画家

当着自己的面摊手妥协。

从安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张政硕,满族,1994年6月生于辽宁丹东,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俄语语言文学博士生,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五期中青年高研班(首期翻译家班)学员,诗人,俄语诗译者,原创诗作及译作载于《诗刊》《青年文学》《诗林》等刊物。

致玛丽安娜

漂流的序幕组建过去式的失语之源:

我们曾时常孤独,渡过未知的冰雪之夜

与历时态的终端(母语抑或被密封),

那片雪国,使你想不起任一个古都。

母语是黑桃皇后的宝剑,母语是盾牌,不久

便成了你的密封舱。你收拾行装,如古时

记述的出塞,黑土以北的灵魂伴你左右,

精致的塞纳河,教你思念喉咙的那根刺。

肉欲的摆钟敲响,灵魂便成了旅行的始末:

晚餐与狂躁症联袂导演一场追逐的梦,

此时我思念夏夜,城市中生长着砖石与钢铁。

你曾听说“都城在夏天虚空”,而在与寒冷角斗的

一月,公共时钟传来无效的变格讯息。塔楼掐断

床头灯的絮语,如阻隔香槟溶于血液的极乐。

幻象

起航之初,人们不会欢愉,

我将鱼水吸入肺中,无从咳出。

我见到天堂之门,仿佛

城市与轮船在那一刻反复巡演

我想起那树木,落叶是

苦艾酒,洒满忧伤的诱饵

岸边,斯巴达的树木点燃

黑土以北的战乱:

“啊,别了,亲爱的海港,

明天将启程远航!”

我见到那幻象,跟随我们

跨过阿比西尼亚,直到彼得罗斯码头

种族、宗教,在船边如过云之雨。

世界,面无表情的押运员,

押送珍贵的囚徒游行一个世界。

那些肖像,无声息也无颜色,

带我去,带我去危险的沃罗涅日!

我想起那树木,屈辱的

死亡是蚂蚁,还是藤草的苟且。

我记起,绿色的幻象,正在深爱

偷窥的神经,它们在黑暗中举行

婚礼。你看,那是黑暗的瞳孔,当

黑暗扩散,则是丧钟鸣响的伊始。

我的头颅——蛆虫病的温床

(你或更愿称为蠕虫病毒的培养基)

面包,你是赫列勃尼科夫的终结,

战时的政策让你与一棵枯树

同床共枕。你无处不在,钻入我的

神经中爬行自如。

你无处不在,在我的路上

吞噬黑暗。不!我要使用那黑暗

与缪斯共舞,让死灵的夙愿

顷刻之间土崩瓦解。

我们死于幻象的狂欢。

终航

升锚,行进,船歌起:

“美丽的罗斯托夫

伸出修长的顿河,

连接在舌尖休止处,

愿踏过世界的不平路!

嘿呦,嘿呦——

准备好顺流入海。

坚固的炮垒始于沃罗涅日,

载着弹丸冲出塔甘罗格!

嘿呦,嘿呦——

基里尔一世为我们祈祷,

大天使、炽天使、座天使

以锈色的阳光恩典莫斯科。

愿冲进扎波罗热!

愿打开别尔江斯克!

起锚,如圣像升腾——

准备好逆流而上

准备好千年的施洗。

愿长长的锚链

插进第聂伯河。

准备好,为鲍里斯波尔

披上马里乌波尔的猛火!

嘿呦,嘿呦——

一路向北呦!”

前方,水库在荡漾

漾起多向悲剧的声响。

王彻之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米吉相,1993年生于云南,毕业于昭通学院,现居云南会泽,中学教师。作品曾刊于《边疆文学》《滇池》《散文诗》《中国校园文学》等刊物,曾获第三十三届全国大学生樱花诗赛邀请赛诗歌特等奖、2017年全球华语大学生短诗大赛二等奖。

倒 悬

我们置换时空,我们置换彼此的分身

那些狭小的障碍物已消除

返回生命中零星的片段

我们定当感怀,生命的意义在于温暖

我们妥协于黑夜,把赞美留给晨曦

看向过往,我们都曾深情凝望过假寐的西山

滇池之水,拍打倒置的云色

也曾拍打过我们极目远望的目光

夕阳倒悬,我们的过往倒悬

行人的足印倒悬。保持着对神异的敬畏

我们赞美过的往事也将倒悬

抬头看看星空吧,人间清寒,虚构之境

抵不过来自几亿光年外的星辰

请保持着爱,爱人间清寒

也爱那些背离爱的事理,直至生命的最后一息

这 里

这里有落花入土的慈悲

这里有深眸相对泪千行的相惜

这里有歌词在曲已终的余续

这里有情渐深,人间最难将息

这里空眸欲试人间无恙

这里南风过窗,声声入耳

这里一切皆空,寒衣捣碎南风

这里山高路远,一切清寒

这里星辰满布月色如霜

这里隔着千山万水,烟波茫茫

这里夜未深,呓语连连

生活之光

夜幕深处,我们处于战栗之中

黑暗侵入的寒意划过躯体

恐慌被唤醒,一生承受的苦楚

终难从躯体里消解

这一日苦于修行,神形俱灭之前

炼狱之火塑以重生

理性难以被泯灭,人像复出

这一场佛光重现的苦修

点燃了生活之光

在狭小的尘粒里炼化成佛陀

王年军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桉予,出生于九十年代中后期。

太平洋

九岁的

香港男孩

在直播间

给我看

他家的

破窗户

透过缝隙

我隐约可见

一点点海水

壁纸

撕掉的

一角

原载《诗刊》2022年3月上半月刊

眼睛

他跪在我膝上

说我们结婚吧

他的眼睛里

我看见

我的眼睛

从明亮到黯淡

由活泼到衰老

迟早有一天

小火狐

会变成

母水牛

原载《北京文学》2022年第8期

过道

我是在哪里

离你只有十米

一米

一厘米的

握手还差拥抱

该死的过道

在这里

我和你失之交臂

原载《中国青年报》2021-06-15 07版

刘傲夫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刘傲夫,本名刘水发,男,汉族,1979年2月出生于江西瑞金,有诗发表于《诗刊》《北京文学》《诗潮》《诗选刊》《诗歌月刊》《中国文化报》等,入选《中国诗歌排行榜》《新世纪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20年中国诗歌精选》《21世纪江西诗歌精选》等重要选本。为近年崛起的中国口语诗歌代表性诗人之一。其诗在中国大陆具有广泛而持久的传播和影响。曾受邀参加POESIA 21 World Poetry Day国际诗歌节。创建有傲夫诗社、中国现代诗巡展网,主持“中国现代诗巡展”项目。

女孩与桃

少年宫楼后的

桃花开了

女儿一跳完舞

就下楼

来到树下捡花

两位溜孩子的

中年妇女

情不自禁地

各折了一枝

女儿阻拦不住

哭了

她对着树说

“枝条都折完了

你们以后

怎么再开花啊”

满脸的泪水

这是发生在今春

的一件小事

如果我没记录

它就相当于没发生

向日葵

有人说你向往阳光

我却说你总看太阳脸色

是个见风使舵

无利不起早的家伙

向日葵说

你们都说得对

但我得对腹中的十万颗籽粒负责

孩子在秋天降临

风从窗外

悄进,它将凉爽

抚遍我身

秋天来了

我从北房

来到南房

女儿还在梦中

待孕中的妻子

腹部高圆

一派丰硕景象

我想象不久后的

未来早晨

家里的三美人

排睡大床

这事儿真让我

一阵阵喜颤

我退出主卧

回到书桌

将自己钉在电脑前

今儿必须打出

规定的字数

子厚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袁伟,苗族,94年生于贵州印江,现居江苏海门。

旧书摊

不同门类的知识

此刻,全都论斤售卖

没有什么可以不朽

贬值是无法摆脱的宿命

残缺页或曾包裹烟丝

消除过主人的困顿和疲倦

也可能承载某个少年梦

飞向遥远的地方

目光在摊位上反复搜索

著书立说者,确认

没有自己的版本后才离开

转身时,悲悯多于庆幸

摊主深陷于阅读时光

顾客按照价格自行选购

在游人如织的街市

书香守住了教化的底线

立石之美

堆叠或伫立

石块间的结构力学

一直在设法平衡

不尽相同的审美重心

凹凸处,暗藏玄机

权且作取长补短之解

闲情和专注力

粘合起碎片化的时间

小桥、屋舍、庙宇

以及早已灭绝的动物

从想象中挣脱

命名了一个新石器时代

指尖的劲恰到好处

才能让灵魂不失风度

流水打磨的卵石

再也孵化不出其他生命体

未知方向的风,试图

解构立石中的美学原理

某些瞬间轰然倒塌

随着落水声回响成永恒

鲜花猎人

芬芳馥郁的地方

也是牧场,蜜蜂从桶中飞出

去探寻一朵花

藏于内心深处的奥秘

樱桃花谢了,梨花

开。油菜花黄,槐树花白

在寒来暑往中不断转场

养蜂人,也在被季节性放牧

日子往往很苦才能

转化成半分甜。在追逐花期

途中,微笑是蜂农

种在自己脸上的花朵

以花为食的蜜蜂和农人

基因中的血性被生活

一点点敲除。闯入者又以爱之名

剥夺了他们的猎人身份

三三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三三,一九九一年出生,知识产权律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创造性写作专业,现博士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作品发表于多家刊物,多有选载,曾获二〇二〇年“钟山之星”年度青年佳作奖,2021年度青花郎?人民文学奖新人奖,郁达夫小说奖短篇小说奖等,著有短篇小说集《离魂记》,《俄罗斯套娃》。

错误

她独自离家看了一场电影,

因为与母亲争吵。像往常,

正反重力在满屏无关者的注视下,

淹于平静。然后站起来,

穿过细碎闪亮的黑夜,

抵达他的噩耗。

“不要哭”,母亲对他妻子说。

在汽车里,冬天,她想的是

冬天是贪婪的,连三月都侵占。

后来她才逐渐明白,失去的

究竟是什么,再无他人可赠送

孟买面具,柠檬爆珠七星,带刺的碗,

有一扇门恒久地关闭了。

他们将悼念的激情

迁转到他女儿身上,要求她

探望,发掘女孩的困境,供应阶梯。

她总是沉默以对。她失忆似的

反复想起他曾推荐《二手时间》,

三年里,不慎买了四本。

——这是第三年,

现在,她躺在幽暗之中,

闻到身上的仙人掌花香

怀疑自己将被低烧煮沸。

许多雷同的夜晚,她时常反思

为什么,这件事情里她错在哪儿。

令她痛苦且难以置信的是,

没有,她明明一点错都没有。

2021.10.21

读《在词语中间》

在拥堵路况与失灵的交通灯之间,

在这二维世界使人发笑的巨大暗影里,

所有山、芒刺、或居中的平庸

以及对上述一切的辨认,

终于脱下冗余。

词语,喊出自己的名字——

一年中有几次,在夏季

她找到了那条路。

2022.8.12

热气球

祈祷一阵暴风雨或无来由的多疑

但未应验,凌晨四点半,

他们没入卡帕多奇亚睡眼惺忪的岩陵,

观摩热气球并不情愿、却不断放大的命运。

饼干、风,等待是红茶喝到底部的颜色,

向一生中未必再可复制的弧线上升,

而倒置的深海里气泡下沉,星彩紧拽

篾篮里四肢蓬松的微型景观,仍然遥远。

月球在退位,以一种无人在意的姿态

光与热夹击,涂改石柱森林即加冕

一个眼花缭乱的白日,他们握着高空冰冷的薄棱

如盲人摸象,象是第几种灭绝的动物?

两年后,偶然活跃的话题,与热气球相关

一束闪亮的铆钉,朋友说,或是雨落地时

无穷而透明的船舱,情人消失的最好方式。

但他们已见过雪山,五个小时连绵的凝视,闻到

雪崩将临颤巍巍的气味,混合焦糖、湿壁画颜料,

在所有反败为胜的苍白之中,

他的体内丢失了一片晦暗的三角形。

2020.3.3

胡权权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李玉新,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独立文学公众号“同代人”主编,散文见于《青春》,评论见于《山西文学》《粤海风》等。

在长椅上

如果她正坐在我身边

我会感到巨大的温柔

包围,来袭,像气浪的俯身

——锐利的边缘赢得了实在

也获得了它的抽象

我会想到柔软但锋利的铁皮

会想到尖刺和月季,寄生

于栅栏的尖锐

——一种制服包裹一种旗

会想起一个人,在圆心

他被白色的月光包围

失去了一个人的形状

给你看我的脸

手指离开凹凸的表面,向你

展览痘印

太阳穴多么坚固,可靠

但又饱食危险,阻滞思想的凿子

让柔软的钢笔折成两半,无损其

锋利、光亮的笔尖

一旦拒绝就无法折返,绳索上

爱人的体温多么温暖

不规则的凹陷,暗示一枚

被撬走的鳞片,不存在

成就了在场的尖锐——那时候

肉体还太年轻,沉湎于

乌托邦的缠绵

此后头颅,得以在夜晚轻盈

落入空虚的黑暗

在黑暗中寻找更黑暗的彼岸

循着暗中派遣的落发

我的鞑靼骑士,四处游击的侦察兵

给你看五颗,圆形的斑点

溅射自瞳孔里的黑暗

窃取毫毛的位置,占领

一根孤独的旗杆

流落的孤儿,他体内的血

越来越淡

但永不会向白色凹陷

我是他们光荣的伟岸的父

手握真理般的召唤,每一次

向你微笑,精心伪造阴影和弧线

已经停了

俯身的松枝擅自泄下

大团的雪

我擅自握满天神跌落的肉身

它的力度,声响

柏坚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柏坚,本名徐柏坚,中国当代诗人,1974年生于天津市。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1998年赴欧美留学,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学习语言和法律。2008年与伊蕾创办民刊《诗现场》。在美国、日本、韩国、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大陆等地发表文学作品百余篇。出版《徐柏坚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和随笔集《浮世清欢》。获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影响力诗人、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提名、韩国第25届金达镇国际文学奖。是新时期文学九十年代“民间写作”代表性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理 想

水滋润我们

我们并不知道它与万物不争

山谷中的野花

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美丽

大海永不停息的波涛

有谁知道最深处的宁静

我变得沉默

被世俗涂抹成肮脏的纸

我梦到自己重新变成白纸

又梦见白纸回到树木。

断 想

把春天的消息送给恋人

让每扇窗口都打开

面向太阳

给世间每个穷人

希望和祝福

浩瀚的星辰照亮黑夜

像上帝的棋盘错综复杂

而万物与神之间

建立了美好关系

我养了无数的飞鸟

把它们放养自由的天空

让孩子们学会善良

用微笑面对世界

远离暴力和战争

我把生命的苦埋在心里

文字写在纸上未必不朽

真理烙在内心却将永恒。

命运

1

在黄昏

一些喊不出名字的鸟

飞上大树顶端

唱出短暂的歌

与你们共存于这个时代

确实是我的无奈

松果散落一地,隐为听众

暗藏日月星辰

树木和寒风搏斗的结局

铁铮铮赤裸着躯干

我剃光脑袋

像冬天广场上树的样子

庭院在长草,庙堂在兴建

屋子后院的花开

不是很美吗

深山中的流水

不是很静吗

春天来了

树在原地没有动

而长出的叶子在增多

砍树的人依偎在树旁边

被依靠的树

将被制成伐木,白纸。

杨碧薇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杨碧薇,云南昭通人。文学博士,艺术学博士后。出版诗集、散文集、学术批评集等五部。

彷徨奏

恭喜!在我的黄金时代

我迎头撞上的,是猝不及防的冰川纪

瞧,沉默的山河一如既往

如含饴糖,将万物之命门抵在

牙床和舌尖中间

小隐隐于尘埃,大隐无处隐

我的虎爪在琴键上砸着凌乱的空音

2017-10-6 陕西西安

英雄美人

十九世纪,美人从家庭走向工厂。

二十世纪,泳装革命解放身体。

二十一世纪,OL喝花草茶,敷SK-II前男友面膜。

二十二世纪,冷冻卵子立法委员会与人马座达成协议;

建立基因合作库。

二十三世纪,地球上已没有男性。

美人们用新型语言DIY人工智能男朋友。

其中有位美人结合古代的数据,

为自己编辑出一名AI情人:

“类别:AI可触型情人;编号XXX;

姓名:英雄;性别:男(“男”字为古汉语);

属性:曾为珍稀物种,已于二十一世纪绝迹。

附注:此次绝迹,标志着两性世的终结和

银河世的开启。”

2019-6-28 北京

海滨故人

我们朝回澜阁走去。

栈桥下,劳动者从灰玻璃中掏出海的女儿;

艺术家驯服石块,将它们垒成

袖手神佛。

迎着人群的曲径,你说到悲泣的庐隐;

无法再往前了,只有海鸥能抵达

人类渡不去的境地。

关于白日梦、吊床和酒杯,那些使我们狂野又冰冷、

颤抖并尴尬的毳羽,

从未背叛时间的馈赠。

也许百年前我们就活过一次,

并曾以耐冬的芒姿燃烧一生。

而今天,海浪正被风驱赶至礁石的领地,

波纹反向,像一条条玄色脊梁,

用不可阻挡之速持续后退。

2020-11-19 北京

马贵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马贵,1991年生于定西,作品散见于各刊物。现于中国人民大学攻读文学博士学位。

年轻的领袖

近几日他有些疲惫,头发

似乎也稀疏了些,跟逐年增加的

博士数量成反比。说起

学术自由,他表现地有些

愤懑。蛇长的队伍

使饥饿息怒,叫号声嘶哑。

妻子和他年幼的女儿

每天在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为什么不忧愁呢?

横跨大半个中国,栉风沐雨

神圣知识熄火在

农业社区和昏昏欲睡的

典故里。新与旧

是一位旅行的阿拉伯人

摇摆于两颗疲软的驼峰之间。

不可思议,眼前的

面孔清瘦,明亮,来自南方,

如白鹿,刚从梅雨季节里走出。

在我固化的想象里

世界像一个圆

以口音为中心。

现在乡愁到了校正的时刻

苏莱曼与万物立约。

窗外,细雨连成无知帷幕。

这是周五,学院唯一的餐厅里

人人在等待传唤。之后,

一部分去课堂,所有人

会把棉签捅进自己的喉咙。

而忧愁,像拉扯的面条

又像那架永远无法通过的桥。

而忧愁,是你我

从未会面过的先知,

是碗里流动的,绽放的葱花。

2022年5月

拉玛伊佐和诗

北京青年的歌曲(北京青年歌曲存在)

拉玛伊佐,彝族,现为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后,1987年生于凉山州会理县,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东亚系联合培养博士,彝汉双语诗人,译者,文学批评写作者。致力于中国当代诗歌与小说批评,彝族文学研究,在期刊和网络平台上发表诗歌、小说评论、译作若干,出版诗集《复活一个太阳》《拉玛伊佐作品选》。

汉字解剖学

我无法从每一个汉字的边疆

撕开一个口子

顺着偏旁部首

爬进汉字的身体

探明他的每一个器官

以及他的功用

我被一个个汉字重重包围

甚至现在,我被围困

在一座汉字建筑的房间中

呼吸困难

2022.12.13于北京

本文来自:木木来了,不代表聚客号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kehao.com/12754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到xx108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