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牺牲43人(中方牺牲4名)

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最高峰。自从1960年5月25日,我国登山队员,从北坡成功登顶后的60多年中,先后有11位登山英雄,长眠于那块距离天堂最近的冰雪世界里。

中方牺牲43人(中方牺牲4名)

5月21日,科考队大本营收到新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重新组织攀登。剩下几个人算几个人,哪怕剩下最后一个人,也要登上去!

5月22日,一支由13人的突击队正式成立。队长许竞,副队长王富洲,贡布、刘连满、屈银华等三人为突击队员。

5月24日,三名突击队员以及两名队长,抵达3号营地。

不知是哪方面出了纰漏,营地中储存的10罐氧气,竟然有两罐是空的。这也意味着,5个人中要有一个离开突击队。

大家商量了一会儿,决定将身体比较弱的徐竞留下。

剩下4名突击队员离开3号营地,继续向峰顶攀登。很快他们抵达了那个让人闻之色变的第2台阶。

担任开路先锋的刘连满,在光滑的石壁上,意外发现了一条向上的裂缝,大家沿着这条裂缝,努力向上攀援,在距离顶部还有六七米远的位置,裂缝消失了,眼前只有陡峭的峭壁。

身体健壮的刘连满,拼尽全力将两根冰锥楔入岩石中,但破碎的页岩,根本承受不住太大的重量,在冰锥上的刘连满,重重的摔了下来。要不是战友们眼疾手快,把他及时的拉住,刘连满就很有可能滑入深不见底的峡谷。

在那种环境中,人如果跌倒了,连翻身站起来都很困难,可刘连满不但站起来了,而且提议,搭人梯。

中方牺牲43人(中方牺牲4名)

屈银华冒着严寒登山靴

刘连满先是在1米7的高度上打下一根冰锥,然后伏在峭壁上,屈银华担心登山靴弄伤战友的肩膀,冒着严寒将靴子脱了下来,赤着脚踩在刘连满的肩膀上,在三米多高的位置上打下一根冰锥,形成一个支点。

另外两位战友也在1米7的位置上,将冰镐插入岩缝中。刘连满以冰镐和冰锥为支点,贴着悬崖站了上去。

屈银华一只脚踩住刘连满的肩膀,一只脚踩在冰锥上,又在5米多高的位置,打下一根冰锥,然后用尼龙绳做成梯子挂在冰锥上,费力的攀上悬崖顶,其他战友也顺着这条绳梯,顺利地登顶。

这堵6米多高的悬崖,浪费了队员们五个多小时的时间。

4名突击队员上了悬崖,担任开路先锋的刘连满,由于刚才耗力太多,体力不支,大家只好把他安置在一块背风的巨石下,然后继续向峰顶冲刺。

1960年5月25日凌晨四点二十分,三名突击队员忽然发现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大家这才意识到,他们现在已经站到了珠穆朗玛峰的山巅,一个崭新的世界记录诞生了。

由于没有经验,突击队员携带了摄像机,但由于光线太暗,他们没能把这激动人心的时刻,记录下来。

突击队员们为了证明已经成功登顶,代理队长王富州摘下手套,将一尊毛主席的半身塑像,用五星红旗包裹着,恭恭敬敬放置在了顶峰西北角的岩石缝中。

已经是后半夜时分,繁星璀璨。突击队员们已经24小时没有进食,而且携带的氧气也消耗殆尽,所以他们来不及等到天亮,就开始撤离珠峰。

在“第二台阶”上,突击队找到了昏沉睡去的刘连满。

如果没有战友,刘连满就只能长眠在这里了。而刘连满也救了三位战友,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没有吸氧,正是这两罐无比珍贵的氧气,才保证突击队员们最后都活着回到大本营。

中方牺牲43人(中方牺牲4名)

四名突击队员,都在行动中被严重冻伤。王富州冻掉了八根手指,屈银华右手手指和两脚脚趾都因冻伤被锯掉,脚后跟的肉也被冻掉了,贡布一只手的手指被冻伤。刘连满因为没有吸氧,喉咙冻坏了。

凯旋归来,刘连满离开登山队。

刘连满是天津人,后来跟母亲闯关东去了东北。直到40年后,他的事迹才被广为人知。

著名演员吴京主演了电影《攀登者》,他接受采访时,认真的说:我其实最想演的是刘连满,这个人太伟大了,我对他崇敬!崇敬!

我国运动员从北坡成功登顶珠峰,这无异于给那些断言无法从北坡登顶的国家一记耳光。这些国家恼羞成怒,竟然以我们的突击队员们,在珠峰没有留下影像资料为理由,拒绝承认我国登山员们的成绩。

1964年8月,中国科学院决定发起第2次珠峰科考。任务交给西藏科学考察队来完成。

科考范围包括东起亚东、西至吉隆、南至中尼边界、北至雅鲁藏布江,考察面积达到5万多平方公里。需要科考的面积太大,而科考队人数有限,所以登山前的准备工作做得并不充分。

1966年春天,一支17人的登山突击队,在向2号营地运送物资时,强行穿越狂风呼啸的大风口。年轻的登山队员马高树,被大风吹落悬崖。

其余的登山队员,也大都遭遇严重的冻伤,其中更有数人被迫截肢。

登山队元气大伤,屋漏偏逢连阴雨,登山大本营又接到命令,这次成功登顶珠峰的人数,至少不低于10人。

按照当时的条件,一个能够成功登顶的运动员,至少需要50名其他人员做保障,一次登顶10人,对只有200多人的登山队来说,不但人员严重不足,而且登顶所需的必要物资也不充分。

暴露出来的问题,一时半会儿难以解决,第二次登顶珠峰的行动,也被迫结束了。

1975年初,第3次珠峰科考队正式成立,科考队吸取了上次好大喜功的教训,将科考范围缩小到珠峰北坡,直到峰顶的特殊海拔地带。

4月18日,登山队大本营接到命令:务必于5月7日前,完成登顶珠峰的任务。而且命令中断言,今年珠峰地区雨季提前到来,5月7日之后,珠峰一带天气持续恶劣,不会再有适合冲顶的机会。

迄今为止,这道命令不知是谁下达的,按照当时的科技水平,还做不到准确预报一个月后的天气。

而且老天似乎和登山队开了个玩笑,他们接到命令后,一直到4月26日,接连出现了8天适合登顶的好天气。

中方牺牲43人(中方牺牲4名)

邬宗岳带领突击队出发前夕

4月24日,突击队长邬宗岳代表突击队在大本营宣誓,在喧天的锣鼓声,突击队出发了。

仅过了两天,珠峰地区的天气突然变成了罕见的大风天。

为了能够在5月7日前完成登顶任务,突击队员们不得不冒着极端恶劣的天气,努力的向峰顶进发。

5月4日,包括三名女登山队员在内的17名突击队员,在邬宗岳的带领下,成功穿越了让人闻之色变的大风口。

邬宗岳背负着沉重的摄影器材,还要在8千米以上的高度做心电图试验,再加上他要负责所有的突击队员的安全,所以他一直走在队列的最后。

突击队员们一直没有发现,已经43岁的邬宗岳体力已经透支到极限。

突击队来到第2台阶下,副队长大平措才发现邬宗岳掉队了。

为了保证在5月7日前完成登顶任务,大平措将突击队员们分为两路,一路冲击登顶,另一路找寻掉队的邬宗岳。

结果出师不利,由于风太大,大平措带领的突击队一连五次冲顶,都没有成功。

而找寻邬宗岳的小分队,只是在8200米处,找到了邬队长的登山包和摄像机,却没有发现邬宗岳的踪迹。

登山大本营估计邬宗岳已经遇难,大本营任命王洪宝担任新的突击队员,此时已经过了5月7日的最后时限。

5月8日,9日两天,天气突然好转,临危受命的王洪宝,率领突击队员,连续两天向顶峰发起冲击。

但此时的突击队已经是强弩之末,携带的食品和氧气,都已经消耗殆尽。

迫不得已,突击队只能回撤大本营,回到前进营地。新任的突击队长王洪宝,已经饿得昏迷不醒。

从5月7日开始,一连20多天,珠峰上都是难得的适合登顶的好天气。

日本女登山员田部井淳子,于5月16日在夏尔巴人的帮助下,成功从南坡登上珠峰,从而成为世界上第1个登顶珠峰的女性。

正在大本营休整的中国登山队,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这等于我们把机会拱手让给了别人。

经过短时间的休整后,突击队员们再次出发。

5月26日在突击队长索南罗布的带领下,突击队顺利的抵达“第2阶梯”,这一次突击队有备而来,他们携带了4节金属梯,在那到6米多高的绝壁上,成功的把梯子固定在岩石锥上。

从此天堑变通途,所有从北坡登顶珠峰的登山员,都是踩着这架金属梯上去的。

中方牺牲43人(中方牺牲4名)

这次成功冲顶还创造了两个记录,37岁的潘多,成为世界上第1个从北坡成功登顶的女子登山员。

另外成功登顶的9名科考队员,测出珠峰的实际高度为海拔8848.13米,这个数据一直被沿用了30多年。

登顶的突击队分为两个小组下山,潘多带队的第二登山组,莫名其妙的迷路了,他们偏离了原登山路线以西300多米。在海拔8100多米处,意外发现了邬宗岳的遗体。

经登山大本营同意,邬宗岳的遗体被就地安葬。

之前牺牲的汪玑、邵子庆、马高树几位烈士的遗体,都是被火化后,骨灰被战友们带下山去。

自从1960年,我国登山员成功从北坡登顶珠峰以后,掀起了一股攀登珠峰的热潮,不到20年时间里,各国登山员,先后开辟出14条新的登山路线。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条路线,是南斯拉夫的女登山员发现。

虽然登山的路线多达16条,但大家公认最安全、最经济的还是南坡路线和北坡路线。所以珠峰大本营里,经常住满了各国的登山员,进行适应性训练。

1978年,我国和伊朗组成联合登山队,进驻珠峰大本营。新影厂也派来记者。进行跟踪采访。

四月的一天,摄影记者石明纪,在海拔5580米处进行拍摄时,突发心脏病,当场死亡。

石明纪的遗体,在珠峰大本营火化后就地安葬。

第2年10月。中日联合登山队,在海拔7028米处,北坳冰壁附近的章子峰冰川,遭遇大规模雪崩,我国登山突击队队长王洪宝,队员尼玛扎西、罗朗不幸遇难。

突如其来的雪崩,裹挟着三位登山员,滑入四百多米深的冰裂缝中。

中方牺牲43人(中方牺牲4名)

绒布寺附近的珠峰墓地里,有了第一块墓碑,那是三位烈士的衣冠冢。

后来,从前牺牲的登山员,也先后安葬在这里。

1994年5月8日,中国台湾省登山员石方芳,从北坡成功登顶珠峰,下午五点半左右,下撤途中,遭遇暴风雪,不幸失踪。

1996年5月10日,中国台湾省人陈玉男,报名参加了一支外国的商业登山队,在珠峰南坡滑坠身受重伤。

因为商业登山最注重的是利益,所以陈玉男只能暂时被送到临时营地疗伤。

当天,珠峰南坡突遭特大暴风雪袭击,造成多人死亡或失踪。死者中,包括行动不便的陈玉男。

2000年5月21日,我国著名的极限运动爱好者阎庚华,只身成功登顶珠峰。

由于是自费,阎庚华选择了一条生僻的,不收费的登山路线。下山时因为迷路而失踪。

6天后的5月27日,阎庚华遗体,在海拔8750米的第三台阶上,被俄罗斯登山队发现。

遗体的所在位置,偏离下撤线大约10米左右,由此可以判定,阎庚华因为遭遇暴风雪迷路,技能耗尽,因身体失温而遇难。

其实早在一年前,阎庚华第一次单人攀登珠峰,就到达了海拔8300多米的高度,对于一个业余登山员来说,这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奇迹了。

随着商业登山行动的蓬勃发展,普通人登顶珠峰,已经不是可望不可及的梦想。

人们逐渐对登顶珠峰,再没有了当初的敬畏感。对于这座世界第一高峰来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中方牺牲43人(中方牺牲4名)

珠穆朗玛峰

自从1921年6月,截止2018年5月,至少有297人在攀登珠峰的过程中,不幸罹难,其中包括11位中国人。

但愿这个数字是永恒的终点,在珠峰的墓园里,永远不再听到僧人超度死难者的诵经声。

本文来自:洛洛,不代表聚客号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kehao.com/12753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到xx108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